好梦不醒

一个记忆盒子

反正不是一个发生在冬天的故事。

我的乒乓球校本选修课和他的篮球课都由体育老师负责。

某一天,老师们组织了一场简单的篮球比赛,便无暇顾及选修乒乓球的我们,我们变成了“孤家寡人”。

孤家寡人的我们却不能在学校瞎逛,只能在篮球场附近活动。

所以,可以……看他打篮球。

我和一位相熟的同学坐在看台上聊天,也……看他打篮球。

因为害羞,即使有“陪同学看”这样光明正大的理由,却也只敢坐到离他最远的看台上。因为害羞,不敢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身影,而是把更多的精神放在和同学聊天上,在觉得离上次看他已有些时间时,才又抬起头看他。

后来,听到传言说我一整节课都在看他篮球。

早知道这样,不如坐在离他最近的看台上,一直盯着他呢。

早有了把这段故事写下来的念头,可刻意回忆时,却是空白一片。

我很喜欢雨天和雪天。与他的相遇,碰巧是一个雨天。

2013年9月3日开学,天空飘着毛毛细雨,学生们在仍未竣工的学校教学楼外排成一队,等待班主任点名完毕后进班落座。对X中生活的紧张的期待的我,却不知道在等待着我的,是由暗恋开始漫长的自卑。

在没有暗恋这个秘密内心坦荡的时候。

我坐在靠窗户那排第一位里面,每天都会为下午四点刺眼的落日烦恼。

作为英语课代表的我经常被老师叫去把范文抄写到黑板上。

在一个普通的下午,他坐在教室靠窗户那侧最后一排表达自己想要替我抄写的强烈心愿。老师考虑到我回去还要抄到卷子上很浪费时间,便应了他的要求。而我因为一种被下岗不服气的小情绪,像他那样,坐在座位上表达他写的不好还是我来的强烈心愿。

他随意地抬起右臂,因为记不住太长的单词所以只好写一个单词看一眼范文。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写板书,整个句子写的歪歪扭扭的。

“老师,他都抄串行了,还是我来吧!”他闻言回头看我。

“略略略”我冲他吐了吐舌。

他还是过来把资料给了我,带着小得逞的我想着要证明自己的板书比他好,写的越发认真了。

黑板上,我的字后面接着他的字,他的字后面又变成了我的字。

好似一体,却终究陌路。

2016年6月20号
抢七。
在这之前我在空间里发表了内马尔和勇士队员交换球衣的图片,你评论“你这是支持勇士了?”
后来便打了赌。赌注是两瓶脉动。

这是x考前一天。在考场布置完毕等待放学铃声响的时间里,班里的男生拿着手机放肆地坐在教室后墙角处看直播。
后来啊,响起了欢呼声“骑士赢了!”。

骑士赢了,我输了。
如果要把这个“输”字用浪漫地方式表达,现在能想到的,是紫萱的那句:“在你面前,我永远都是输。”

放学后,我去到停车场取我的小电驴,那时学校已经空了大半,我站在离教学楼最近的停车区域处远远的看见你走了出来,白T恤黑运动裤,背着阿迪达斯的黑色单肩包。

还没来得及我在原地兵荒马乱,你便已看到了我。然后隔着校园里那条马路的距离冲我扬唇,带着些许可爱和少年独有的打赌赢了的得意对我说“骑士赢了!”
“是,你等等我去给你买脉动。”
“不着急,以后再买。”

可我以为你已经成为xxx的体育特招生,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见你。

哪里来的以后。

三个月后,我站在学校的公告栏前看,查找分班结果时,看到了你的名字。

原来你在这里,难怪有以后。

之后偶然想起在打赌的那天晚上,我继续找你尬聊时,找了个大众关怀问:“你将来去哪儿啊?”
“不知道啊,你去哪儿啊?”
“xx呗,还能哪儿啊。”
“xx好啊。”

那时你已经收到邀请了吧。

真想把后来的故事写成小说。

直到一个炎热的午后,才记起欠你的两瓶脉动。

给你买的是两瓶水蜜桃味儿的。
吃过午饭后去教室找你时,尴尬的在一片令人头大的“桌牌”里寻找你的名字,终于在绕教室一圈半后忍不住求助于你的同学,他指了指紧靠窗户在最后一排玩手机的人。

9月的中午,早已没有了仲夏的闷热,取而代之的是丝丝凉爽秋风,在几乎空空如也的教室里,明媚温暖的阳光,照在你的身上,勾勒出你的轮廓,被风吹得起微扬起的窗帘,黑色油漆桌子上的书和低着头的你。

特别好看。

我习惯望你的背影,很少与你打招呼。

低下涨红了的脸,用着有些颤抖的手递给你脉动。你笑着对我说“别一起给啊,先给我一个。”